德明財經科技大學
B11 對你來說身份證是男性就是男性,我想這也代表了每個人都有自己對性別的一套定義。但很抱歉,對於某些人而言,就算身份證是男性,他也不認為是男性,因為出生就不是男性、或因為dna就不是男性。每個人都有對性別定義的見解,見解很難說有對錯,也不是只有自己的見解才是真理,別人的見解都是謬論。從狹義的dna觀之到從廣義的性別光譜,要認同哪個觀點都是個人自由。 我個人是認為,如果少數族群因人數少,無法強勢,則因少數的原因而被歸於弱勢。 那麼,弱弱相殘又有何好處? 我也認為,進入廁所是抱持著什麼出發點,是善意的只是上廁所還是惡意有其他意圖,比較重要。 如果出發點是偷拍或猥褻,那麼就算是男生上男廁,女生上女廁,即便性別都正確,仍應才應是被譴責的對象。 當然,住宿舍也是,一念之間, 是正是邪是佛還魔,畢竟存於心中之一念, 與性別應無太大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