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性教育不重要?幼稚園孩童遭‘‘同學’’性侵

2019年12月1日 02:46
一名6歲(韓國年齡算法不同)幼稚園孩子的父母因法律無法對滿5歲的孩子犯法給予處罰感到悲痛下在網路上匿名的發文控訴自己孩子的遭遇。 以下以父母角度陳述 得知整起事件,是某日推著老么在中庭找不到大女兒時,看見大女兒邊拉起褲子從陰暗的腳踏車保管處走出來...... 在找不到的十分鐘裡,在那陰暗的地方到底發生什麼事,我輕問女兒在裡面做了什麼,她臉帶恐懼的說著「沒什麼事」安撫她的情緒直到進家門才抱著她重新問了一次,這才哭著對我說。 「幼稚園同班同學把手指伸進了我的屁股」 且這並不是第一次,在幼稚園也發生過,他們為了不讓老師看見她,圍住她並侵犯她。 我們夫妻倆不敢置信問了女兒,女兒每次都詳細的說出一致的內容,我們立刻告知幼稚園並在當晚確認監視器,向兒童保護機構詢問,他們指出一般性侵者不會在有監視器下行動,此時只能以被害者一貫且確切的陳述為證據,一個才6歲的孩子能有多確切的陳述,陳述的場景、當時情況甚至圍觀孩子都一模一樣。 圍觀的三名同學都看見加害者將手指放進我女兒的肛門,但因平時就害怕加害者,以至於加害者說不要告訴老師、不要告訴爸媽後,便始終未曾說出口。(與圍觀同學父母通話內容皆有錄音,都是事實陳述並無造假)圍觀父母皆與我們聯絡並表示歉意。 監視器未拍到書桌後方的情形,只拍到了女兒拉著褲子從後方走出來的畫面,10多分鐘,老師進出教室多次卻都未發現女兒正在書桌後方受到侵犯,根據孩子的話,只要老師靠近就會幫她拉上褲子,是孩子一致陳述。 看著畫面的每分每秒都感到憤怒與痛苦。 加害者將手指放入我女兒肛門侵犯的事,與三個圍觀同學的事實陳述一致,加害者對他們說的話果然也對我女兒說了,不要告訴任何人,甚至告訴我女兒:「不只會在教室這樣做,到遊樂場等著。」 因搬家才進到這個幼稚園不到半年,就已經被加害同學打過巴掌、尿在褲子上過,後來發生的這件事也是因畏懼加害者而不敢向任何人提起。 幾天後,女兒吃著冰淇淋冷靜的說,那次不是第一次,之前也把手指放到尿尿的地方過。 我發瘋了,再次確認監視器,看見的是其他天一樣的場景發生一樣的事。 孩子接受婦產科治療,確定遭到外部的侵犯。之後孩子不斷的說著哪裡痛、每次上廁所都想將自己徹底洗乾淨,更不停的咬著手指,咬到流血,說「他把手指放到屁股的時候因為指甲好痛」 「媽媽幫我打他」等害怕的言語。 因為這在同個社區,孩子每每經過停車場都說如果遇到他怎麼辦、要逃跑等話。 我們要求加害者退校、搬離社區,怕未來同間小學請搬離同學區、賠償醫療費用等,但對方如今卻連訊息不予理會。甚至說不要把我的孩子當作犯罪者、不要說他是加害者,「監視器沒拍到侵犯畫面」「沒拍到我孩子把手指放進去」等話。 我孩子的眼睛跟話是證據,圍觀同學的陳述是證據,以大韓民國名義活動14年的國家代表真的對我的孩子感到抱歉嗎? 藉由幼稚園得知你們反覆說不會搬家呢。 6歲的孩子犯罪,刑法上沒有處罰辦法,民法又須經過2-3年的審理,我的孩子必須重複陳述,再次受到傷害。詢問過相關機構得到的答案都是沒有任何可以讓加害者受到處罰的答案,對於法律感到絕望。 狗咬傷人主人也需要向被咬的人真心的道歉並給予補償,聽到這樣的答案真的感到很難過且冤枉。 當了30年幼稚園園長的,看到監視器畫面,居然說「孩子們都在笑啊,是在玩啦」,通話中告訴他我孩子跟圍觀孩子的陳述都是證據,也只回答「是~」看見孩子被侵犯後不舒服的摸著下面,還說是「自慰行為」(有通話中園長一直說是在玩、是自慰等錄音內容) 只在新聞中看到的事件發生在我孩子的身上,自責感讓我痛苦的想自我了結,對方父母完全拒絕與我們聯絡,很想拉著孩子去死,讓這冤屈能伸張、讓他們被處罰,但現實就是被害者需像罪人一樣躲藏著生活。 女兒被判定有創傷症候群需接受治療,只有被害者沒有加害者的社會像話嗎? 請幫幫我們。 - 加害者父母後續發了文反駁被被害者父母拿出證據再次打臉。 雖是匿名網站上的發文,或許是為了保護孩子,若是事實,這樣的事情發生在才4-5歲的孩子身上是多麼可怕的事,到底是怎樣的父母才會養出這樣的惡魔,早起性教育有多重要,越早受教育你的孩子就越能保護自己,更希望全天下的父母多關心並教育自己的孩子,你的不關心與不教育會造就多麼恐怖的「人」是你無法想像的。 출처:
- 토토的韓國觀察日記 給你各式韓國新聞與趣聞 打完第一次不小心按出去整個不見(乾)
愛心嗚嗚驚訝
11779
留言 256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