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野犬、法律天龍人與立院豬公

2020年5月3日 22:06
前情提要
(更) 還是直接開門見山破題好了, 我認為法律應該把精神病患與正常人一視同仁, 畢竟兩者都一樣是人,都必須有個「人權額度」, 侵害別人人權的人,必須被扣除相應的人權點數, 否則死人的人權就這樣憑空消失是違反質能守恆律的 像這樣不嚴謹的法律根本就是反科學。 至於那些點數扣完「不是人」的東西 我們自然就沒必要把牠們當人看了。
——————————————————————
對於正常人而言,瘋子是一種「不正常」; 然而對於瘋子而言,正常人反而才「不正常」。 無論是瘋子還是正常人,這些人都是現代社會的一份子,而現代社會最重要的支柱就是「科學」,科學最重要的精神就是「可重複證明性」。事實證明,那些沒傷過人的基本上就是不會傷人,而傷過人的就是會一再傷人,所以不管是正常人還是瘋子,只要它曾經傷害過人,那麼基於「預防」的概念,我們就有理由先入為主,當它們是一隻控制不住亂咬人的瘋狗。 亂咬人的瘋狗對於社會就像一顆不定時炸彈,必須靠我們大家同心協力來拆彈。 開場白結束, 首先出馬的是法律系的大大。 法律系身為法治社會的支配者,具有悲天憫人的慈悲胸懷,儼然眾望所歸。 眾人三催四請,法律系這才推開捲簾走了出來,接著說: 「嗯哼,我看了一眼你們給我的報告書,我認為這隻咬人的野狗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所以我們不要跟它計較,然後那個誰誰誰拜託你把它帶回家養好不好?我看它在外面流浪好可憐喔~」 說著說著,法律系自顧自流下了幾滴眼淚。 『等等,可是里長說它換過好幾任飼主最後都因為咬人而被趕了出來,難道不能把它安樂死嗎?』書記官說。 「不行!」法律系尖叫著,用手上的木槌敲了書記官的頭,說:「只有死刑不行,跟你說過幾次,殺生違反我的美學。你個法盲!限你三秒以內滾出我的視線!」 然後野犬汪汪吠了兩聲,衝過去咬了書記官一口,就像在報答法律系對它的恩情。 挖哩咧槓鈴老師!我槽裡馬隔壁! 每次出事都一副自說自話然後事不關己的態度,三言兩語就把問題推給別人,推給警察、推給醫護、推給監獄,最後不能解決然後又回到社會大眾隨機一個人身上。接著,BOOM!! 是在玩傳球遊戲膩? 看不出來這是一顆未爆彈膩? 覺得野狗可憐就帶回家養啊?偽善者。 以為跟宗教放生一樣是在做功德嗎? 再說了, 袒護加害者的法律,算什麼狗屁正義? 然而有人點醒我,說我錯了,法律不是正義,而是支配者。它支配著所有人,包括執法者。 我這才看清楚, 其真實面目是,漂浮在空中樓閣上的,天上的皇帝。 上面還住著一群整天玩家家酒不事生產的天龍人。 說白了,法律只保護懂法律的人,只要你懂法律就會成為既得利益者,其他人受苦受難都是因為他們無知,因為它們笨,所以活該受罪。 對吧?勞 · 魯 · 克魯澤。
本來我試著用我身為正常人的「道德良知」來解決法律問題,然而我錯了,法律體系這台電腦根本不需要我們多管閒事。因為寫程式的工程師拍胸脯掛保證說它自己運轉的很好,縱使我們把問題輸入進去卻遲遲得不到想要的解答。 既然如此,那麼對於無法解決我們問題的這條法律,還有領我們納稅錢卻無法解決問題的工程師部門(立法者),試問: 「我們,還需要它嗎?」
12
回應 5
文章資訊
86 篇文章974 人追蹤
Logo
每天有 100 則貼文
共 5 則留言
唐鳳你贏了… = =b
B0 對於殺警案 1.法律沒有問題,有問題的是法官對於法條的認知錯誤 2.法官判的沒問題,有問題的法條的規範 請問你要討論的是1還是2.... 如果是一的話 請以法條為最高原則下去討論 如果是二的話 請討論要如何修改法律
B2 你說得很對,我後來終於弄懂了。 法律人在法律面前根本沒有多少選擇的自由。 對於法律人而言,這不是同情不同情的問題,如果你要講公平正義,就必須給予兩份等量的同情,不然就是捨棄一切感情只講遊戲規則,而法律人的遊戲規則不是道德良知,僅僅是法條本身。 即使法條本身有問題。 這點跟軍人一樣,人在體系之下真的,很無奈(茶 但是我們人類與其他動物不同的地方,就在於「我們有能力改變體系」。包括食物來源、包括棲地、包括優勝劣汰、包括生老病死。 當然也包括我們自己搞出來的法律體系。
國立成功大學
看來你上一篇「完全沒有」把大家跟你解釋的聽進去啊ㄏㄏ
B4 有聽進去啊,結論就是法律本身的問題。(茶 你們在那裡爭認知理解,卻忽略了任何舉動其實根本不用理解就可以做,最簡單的例子就是「好奇嘗試」、「模仿」與「反射」,還有更基本的七項本能我改天再說。 法官雖然依據法律判精神病患無罪,然而並不改變它殺人的事實。 主動殺人就是錯的,所以犯人喪失了人權的豁免權利。 有錯不罰,那便是姑息縱容;若處罰無錯之人,那便是「暴虐」。而你們法律現在做的就是這類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