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 你說得很對,我後來終於弄懂了。 法律人在法律面前根本沒有多少選擇的自由。 對於法律人而言,這不是同情不同情的問題,如果你要講公平正義,就必須給予兩份等量的同情,不然就是捨棄一切感情只講遊戲規則,而法律人的遊戲規則不是道德良知,僅僅是法條本身。 即使法條本身有問題。 這點跟軍人一樣,人在體系之下真的,很無奈(茶 但是我們人類與其他動物不同的地方,就在於「我們有能力改變體系」。包括食物來源、包括棲地、包括優勝劣汰、包括生老病死。 當然也包括我們自己搞出來的法律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