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中山大學
B37 I can't judge the tragedy happened that day either. 我的觀點是既然台北法院已經判決張爸敗訴(詳見B10),而且張爸申請國賠時依然被駁回,那不就代表於法於理上張爸都沒有立足點了嗎? 於情,台大2013年時在沒有責任的情況下依然願意每年賠償40萬給他,但換來的依然是張爸每隔數月就要在dcard,ptt上哭,帶動網路風向攻擊台大一次? 這很沒道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