銘傳大學
其實我覺得很多人太認真了,殺人當然不對 柏蒼本來就是暖男,而大家感動的是他的不顧一切 然而為了不顧一切而殺人只是一種極端的演繹,但這並不是大家感動的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