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政治大學

#甄嬛傳 電視劇與小說的心得

2017年5月26日 17:49
作為一個甄嬛傳電視劇和小說都看了一遍又一遍的劇迷,真的覺得這部情節和細節都編排地很周到,不過有些電視劇的情節在看過小說之後真的是有種說不出的微妙,跟大家分享一下XD 欣常在呂盈風:不存在的女兒
「誰沒懷過孩子?我就瞧不得她那輕狂樣。」
「臣妾實在明白曹貴人的心情,哪個母親不怕自己的孩子被別人奪走呢?」 小說中的呂盈風是生有淑和長公主的,不過電視劇中刪掉了。導致欣常在的話失去了力道,變成只靠有孕的經驗和同理心撐著。 如果有女兒的話,講同樣的話會更有份量。 敬妃馮若昭:為何如此深恨皇后
「我和你一樣,恨極了她。然而再恨,如果我們不能一擊將敵人擊倒時,只能極力地忍耐。」──端妃 馮若昭在聽聞「皇后,殺了皇后」之時,充分表現出對烏拉那拉宜修的痛恨與想扳倒她的急切。然而電視劇中卻省略了這很重要的一段。 小說中,甄嬛產下龍鳳胎後,與馮若昭攤牌之時,她取出當年的歡宜香,讓與年世蘭同住一年過的馮若昭得知多年不孕的真相,還故意說皇帝從來都不知道此事,讓敬妃把矛頭全部指向皇后,小說裡甄嬛是這樣形容得知真相的敬妃的: 『入宮十載,我從未見過敬妃如此失態地放聲大哭,彷彿有無窮無盡的悲哀與恨意隨著淚水薄發而出,如此絕望而哀慟。』 端妃齊月賓與消失的徐燕宜
「我已經不傷心了,我心裡只有恨。」 為皇帝、皇后、太后背了黑鍋的齊月賓,雖早早被皇帝冊為端妃,卻被丟在後宮中不聞不問,任憑年世蘭羞辱,端妃早已對皇帝、皇后、太后失去了好感。
火燒碎玉軒一段,這個肅喜其實是端妃安排在年世蘭身邊的人,電視劇則改成真的是年世蘭要他燒的。
「天涼了,讓伺候您的奴才在您的茶裡兌一點菊花,臣妾見您的嘴角都起皮了。」 然而,在出面為槿汐與蘇培盛說情時,卻又對皇帝的身體關心備至;皇帝一駕崩就隨即傷心病倒,感覺好像不是同一人? 沒錯。在小說中,後半段的劇情完全是出自另一位嬪妃:徐燕宜身上。 這位徐婕妤深愛皇帝,還是甄嬛傳全書中唯一位居高位卻完全沒有害過人的角色,甚至小說中甄嬛回宮也很順利,因為皇后拿危月燕沖月對付的就是這位徐「燕」宜。電視劇為了精簡經費,把這段劇情安插在端妃身上,難免有些突兀,但端妃已經是最適合的人選了。 討厭的浣碧:毒害孟靜嫻的真兇
在小說中,宮宴上對甄嬛投毒的不是剪秋,而是隱藏身分的華妃之妹榮赤芍。事跡敗露後她被侍衛拖了出去,憤恨的她用指甲抓著地板不放,最後斷了四片指甲。浣碧在混亂中趁機偷拿了藏有鶴頂紅的一片指甲,拿到後殿中毒死了孟靜嫻,成功殺母奪子。 『殺母奪子,你做得乾淨利落,毫無嫌疑!誰也想不到是你做的! 』 ──小說中的甄嬛 甄嬛發現了,斥責她的狠毒,浣碧立刻搬出了王爺當擋箭牌,威脅甄嬛若告訴王爺,不但會使王爺傷心,浣碧遭處死後更無人照顧王爺與襁褓中的世子──於是甄嬛只好作罷了。電視劇中把一切都算在了剪秋頭上,不過這段改編破綻滿多的,服侍皇后多年的她不可能不知道事後一定會牽連到皇后。 陰狠的甄嬛:絞死余氏、毒殺曹琴默
電視劇努力為離宮前的甄嬛漂白。首先跑去冷宮要太監絞死余鶯兒改成由安陵容做。
原本小說中甄嬛請溫實初下毒殺害曹琴默的計畫,改成皇上、太后主導,由曹琴默的宮女實行。
「正殿紫檀桌上從未放過什麼琉璃花樽!」 題外話,滴血驗親這段台詞對應的小說原文是:『正殿紫檀桌上只有一盞繡花鏡屏,從未放過什麼琉璃花樽!』 甄嬛和槿汐聯手套話,讓槿汐誤導斐雯,以為桌上真有青玉花樽,結果其實根本沒有花樽。這是要突顯斐雯工作上不盡心,還公然撒謊:「奴婢記得,是青玉花樽,沒錯。」藉此讓斐雯指證的說服力大降。 我第一次看電視劇看到這裡時只好奇:槿汐不是說過了嗎?為什麼你還要再說一遍?而且斐雯也改口說是青玉花樽了不是嗎?完全沒有往桌上沒有放花樽的方向去想,看到小說才明白。 靜和公主 vs 太子予潤
電視劇的最後,甄嬛告訴皇帝靜和公主乃沈眉莊與溫實初之女,讓皇帝活活氣死。這段其實改得有點詭異──皇帝都猜到弘曕與靈犀公主已非他所出,再多知道一個公主真的會被氣死嗎? 小說中,沈眉莊與溫實初生下的其實是位皇四子予潤(而甄嬛所生的是皇三子予涵,而且回宮時沒有領養皇子),甄嬛在皇后宜修被幽禁後,成功勸說皇帝冊立其為太子。而甄嬛氣死皇帝的原話是: 『不過您放心,臣妾再恨毒了您,也會好好撫育太子。眉姐姐若知道是她與溫實初的孩子登上御座,九泉之下應該也會很高興吧!』
聽到江山拱手他人,也難怪皇帝會活活氣死。 齊妃:幸災樂禍就算了,蠢就別陷害旁人
「皇上,莞貴人與惠貴人一向交好,不知今日之事──」
「曹貴人也曾和年答應十分親近呢。」 這段我沒比較過小說和電視劇的差別,單純覺得很可笑就放上來。 齊妃真的是蠢得有剩,兩次見到別人出事都想藉機攀咬其他嬪妃拖人下水,不料她不懂得把話講好又不知道看場合,兩次都沒有成功:一次讓皇帝大怒,另一次則被皇帝怒瞪。 追加:大清蔡依林安陵容
電視劇改編得很出色的一段:冰嬉復寵。 小說裡面,安陵容是跳驚鴻舞復寵的,皇后還秘密安排她到皇后宮中學習,以求極近似純元皇后舞姿。而就在她休息時候,聽到了當年皇后是如何殺了皇后的秘密: 『金良媛怕是有了身孕,外頭送了些桃仁來,等下磨碎了放進她的杏仁茶裡,御膳房送去神不知鬼不覺的,誰叫小蹄子仗著皇上寵愛不長眼呢。』──小說中的繪春 『那是她活該!這法子最靈驗,你忘了當年純元皇后麼?最萬無一失的。』──小說中的繡夏 這邊的情節其實很牽強,當年甄嬛擬梅妃之態跳驚鴻舞就被說僭越,那刻意模仿純元皇后的安陵容怎麼可能不會呢?更別提藉此復寵了。
吃杏仁中毒而死的情節,在小說裡明白指出安陵容一天一天地存了起來,然後一口氣吃光光才發作,而且這些杏仁是蘇培盛刻意挑有毒的給。 小說裡面敬妃私下將槿汐與蘇培盛之事告知皇后後,沒有親自出面指證,而是由皇后安排安陵容「不小心」撞上蘇培盛,掉出那柳葉合心的繡品給皇后發現。甄嬛在蘇培盛從慎刑司出來之後與其詳談之時刻意提醒,讓蘇培盛對安陵容產生恨意。 追加:大魔王純元皇后
『皇后又怎樣?天下之母又如何?這個宮裡所有的女人都在鬥,拿心計鬥拿時間鬥甚至拿命鬥,誰也不例外。你以為我們會贏?錯了,所有的人永遠都只會輸,半分贏面也沒有。任憑你死我活,鬥得過活人卻鬥不過死人,我們一生一世也鬥不過死了的純元。這後宮裡唯一的敵手,從來就只有純元。』──小說中的甄嬛 『你們長得並不像,只是你站在那裡,無端端就會讓人覺得是她。』──小說中的皇后
小說裡面純元皇后在皇帝心中的份量極重,每一提起,皇帝就六神無主,神遊以往。甄嬛誕下龍鳳胎,皇后說要整理姊姊遺物,皇帝就丟了魂似地跟著皇后走了。
滴血驗親時也是,皇后才說一句,皇帝就「似沉浸在極遙遠的往事中,雙目似睜非睜」並叫皇后快從地上起來。不像電視劇那句「朕倒真希望你姐姐沒有你這麼個妹妹」這麼大快人心。
小說裡的甄嬛,是真的被送去和親了,然後由王爺救回來的。甄嬛深知王爺和甄氏一族大禍臨頭,安排了母親進宮。因為她知道,想要保全性命,只能打純元牌了: 『玄凌的視線恰恰落在母親微抬的面龐上,他神色劇變,肩膀微微一震,整個人頓時怔在了當地。玄凌幾乎控制不住自己的聲音,驚呼了一聲,他的聲音裡有極大的震動與驚喜,彷彿失去許久的珍寶,突兀地再度出現在他眼前。玄凌幾步跨到母親面前,盯著她的臉,幾欲在她面上挖出無數熟悉的往昔來。』 『年過半百,年過半百……你若還在,也會是她現在這個樣子吧……』──小說中的皇帝玄凌 小說裡面提到,甄家姊妹中最像純元的玉嬈,其實長得最像母親。果然,皇帝一看到她媽,立刻就想到了純元。她媽一開口為甄嬛求情,很快皇帝就變得和顏悅色,原諒了甄嬛。 浮生一夢
最後的最後,甄嬛午睡,在電視劇中,她在夢中回味她的一生;而在小說中,她夢見的是朝思暮想的王爺: 『如果那一年在甘露寺我們可以遠走高飛,我並不稀罕太后之尊。你可知道,我終於下旨,讓涵兒承繼你的血脈。』──小說中的甄嬛 『我一直視他如子。』──小說中的王爺玄清 三十幾歲的甄嬛已是一朝太后,『朝雲暮雨心去來,千里相思共明月』,她愛的人,她恨的人都已離她而去: 『太后?我悽然輕笑,再多榮華富貴,不過是披著華裳的孤魂野鬼一般的女子。』
愛心
1397
留言 45
文章資訊